习近平科技创新重要论述指引新工科建设的方向

发布者:战略发展部发布时间:2021-09-01浏览次数:16

摘 要:“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历史性交汇”为我国推进大国领跑型社会主义新型工业化建设提供了历史性机遇,构成了以新工科建设为标志的工程教育改革创新的外在机遇和内在动力。教育部主动作为、积极推进新工科建设,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大战略举措。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科技创新的重要论述揭示了新工科建设的历史必然性,厘清了新工科建设的创新、自然、人民与和人类四大价值取向,指明了新工科建设的路径选择。

关键词:新工科建设;科技创新;价值取向

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我国创造了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面对扑面而来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在经济社会从跟跑、并跑向领跑的转型发展中,我们的成功经验是否依然有效?未来路上会遇到哪些荆棘、险滩和陷阱,会面临哪些风险和挑战?在世界各国竞相抢占先机,世界格局发生深刻变革之时,人类社会向何处去?这些“时代之问”“世纪之问”是高等教育作为“超前的、创新的教育”必须回答的问题,回答这些问题的高级人才也有待高等教育培养。2016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我们对高等教育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对科学知识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为此,教育部积极推进“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等“四新”建设。新工科建设作为“四新”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要求重新认识高等工程教育的本质和内在发展规律,总结适合中国实际的工程教育发展理论,更要为世界高等工程教育转型发展提供“中国经验”和“中国模式”。

一、新工科建设必须从习近平科技创新重要论述中追根溯源

新工科建设是教育部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大战略举措。党的十八大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2014年6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指出“未来几十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同人类社会发展形成历史性交汇,工程科技进步和创新将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他在2014年6月9日的中国科学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再次强调,“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全球科技创新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和特征。”面对这次革命,各国都在抢占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制高点,试图赢得未来竞争优势。“我们不能在这场科技创新的大赛场上落伍,必须迎头赶上、奋起直追、力争超越。”习近平总书记阐明人才对于科技创新的重要性,强调“‘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人是科技创新最关键的因素……我国科技队伍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这是我们必须引以为豪的。但是,我们在科技队伍上也面临着严峻挑战,创新型科技人才结构性不足矛盾突出,世界级科技大师缺乏,领军人才、尖子人才不足,工程技术人才培养同生产和创新实践脱节”。破解科技创新人才培养的难题,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把人才资源开发放在科技创新最优先的位置,改革人才培养、引进、使用等机制,努力造就一批世界水平的科学家、科技领军人才、工程师和高水平创新团队,注重培养一线创新人才和青年科技人才。要按照人才成长规律改进人才培养机制,‘顺木之天,以致其性’,避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可见,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革命交相辉映的时代背景下,立足我国工业化从跟跑、并跑向领跑的历史性转变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地抓住人才培养这一关键环节和核心问题,提出通过推动高等教育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经济社会发展过程的人才瓶颈,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新工科建设是教育部门落实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推进高等工程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战略举措,必须从总书记科技创新重要论述中追根溯源,深入挖掘并阐发其深刻内涵,厘清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才能行稳致远。

2016年“新工科”提出以来,教育部组织推动高校进行研讨,形成“复旦共识”“天大行动”和“北京指南”三大纲领性文件,为新工科建设的具体实践和深化研究提供了具体指导。一方面,各高校积极行动践行三大纲领性文件要求,深化新工科研究,通过学科、专业和课程建设等推动新工科具体项目落实落地,如天津大学发布新工科“天大方案”,电子科技大学发布“成电方案”,华南理工大学发布“新工科F计划”。另一方面,专家学者围绕为什么要开展新工科建设、什么是新工科建设(新工科的内涵)和如何推进新工科建设展开研究,形成了一批研究成果。

新工科建设因时而动,“‘时’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历史性交汇,是国家产业发展的新形态,是国家高等教育发展的新阶段”,是新经济加速发展推动的高等工程教育改革创新。新工科建设是服务国家战略发展新需求的需要,是构筑国际竞争新优势的需要,是落实立德树人新要求的需要。新工科建设也是对我国现有高等工程教育人才培养存在的难以满足产业发展需要这一结构性问题的回应。

新工科是以新产业、新经济为背景的动态概念。针对新工科内涵之“新”,李培根认为其表现在面向未来的工程人才应具备的“新素养”、着眼点在专业和课程的边界再设计、课程重构的工程教育新结构及教学的新方法。钟登华从新理念、新要求和新途径角度做了阐释。叶民、钱辉认为,新工科之新应是工程教育对工程活动“新业态”的全面回应,认清工程活动的“新业态”是新工科建设的前提与基础,主要体现在新理念、新课程体系和新管理体制三方面。从新工科外延看,新工科建设一方面要设置和发展一批新兴工科专业,另一方面要推动现有工科专业改革创新。林健认为,新工科之“新”包含新兴、新型和新生三方面涵义:新兴指全新出现、前所未有的新学科;新型指传统的、现有的(旧)学科转型、改造和升级而形成的新学科;新生指不同学科交叉融合产生的新学科。在与传统工科比较中,赵继、谢寅波揭示了新工科的特质:引领性、通宽性、前瞻性、交叉性、开放性和实践性。除引领性和交叉性(林健称之为交融性)外,更强调新工科的创新性、跨界性和发展性特征。

对如何推进新工科建设,既有侧重宏观视角的方向指引,又有基于具体高校实践和方法指导的微观案例研究。张大良指出,建设发展新工科,要主动面向未来,全面深化高等工程教育改革;要坚持问题导向,做到“六问”即问产业需求建专业,问技术发展改内容,问学校主体推改革,问学生志趣变方法,问内外资源创条件,问国际前沿立标准。吴爱华等从树立工程教育“新理念”、构建新兴工程和传统工科相结合的“新结构”、探索工程教育人才培养“新模式”、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程教育“新质量”、建立中国特色的工程教育 “新体系”等“五新”视角,强调通过理念变革、专业变革、模式变革和组织变革推动新工科建设。我国高校类型多样,推进新工科建设过程中应“分类开展”。林健将高校分为优势工科高校、综合性高校、行业性高校和一般地方高校四种类型,强调不同高校应有不同作用。深入研究,新工科建设意味着范式转变,必须从技术范式、科学范式、工程范式走向新工科范式。姜晓坤等认为,体现工程教育价值理性的正确途径是将科学范式和工程范式进行集成,构建适于新工科的“科学—技术—工程”相互促进、辩证统一的综合模式。顾佩华提出“X—创新”的新工科教育范式。

高校实践为新工科建设提供了丰富案例。叶民等试图构建CDIO 转换平台推进新工科建设。基于天津大学的实践,顾佩华详细阐释了新工科建设的天大方案:以立德树人统领人才培养全过程,通过融合新文理教育、多学科和跨学科工程教育和个性化专业教育,实现对学生的全人与全面教育,创建面向未来科技和产业发展主题的多学科、开放式培养平台、5种项目为节点的融合贯通、一体化课程体系及实施路线图。陈慧、陈敏探讨了综合性大学培养新工科人才培养背景,阐述了中山大学利用多学科教学与科研优势,积极探索学科交叉培养体制改革的有效途径,从目标体系、课程建设机制、跨学科交叉培养模式、创新创业教育平台等入手培养新工科人才。

尽管目前各高校在积极探索新工科建设不同路径,理论界也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但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有关讲话和论述的重大战略举措角度检视,深入挖掘其内涵并指导新工科研究与实践的研究仍显不足。为此,我们从习近平总书记科技革命重要论述中追根溯源,深入挖掘和阐发其深刻内涵,明晰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用以指导新工科建设实践,构建适合中国实际的特色化工程教育发展理论。

二、习近平科技创新重要论述揭示了新工科建设的历史必然

新工科建设是教育部门响应国家正在实施的创新驱动发展、“互联网+”“网络强国”“一带一路”等重大战略或倡议,为推动以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为特点的新经济蓬勃发展提供智力和人才支撑的重大战略举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到新工业革命,强调加快形成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现代经济体系,推动发展模式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同时,要求积极参与全球科技治理,“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惠及其他更多国家和人民,推动全球范围平衡发展”。高等教育部门要“积极投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着重培养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人才”。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表明,新工科建设既有应对新兴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挑战的现实考量,更是加快我国发展和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长远谋划,既有外部压力,又有内生动力。

1.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必然要求

纵观世界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的历史进程,高等工程教育始终与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互动演进。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对工程教育提出新需求和新要求,工程教育反过来推动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发表重要讲话,阐明了新工业革命的特点,“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蓄势待发,其主要特点是重大颠覆性技术不断涌现,科技成果转化速度加快,产业组织形式和产业链条更具垄断性。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出台新的创新战略,加大投入,加强人才、专利、标准等战略性创新资源的争夺”。推动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创新,将给人类社会生产和生活带来极为深刻广泛的变革,其创造性破坏效应又将给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产业发展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改革传统工程教育,推动新工科建设,就是加强新工科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明晰颠覆性技术创新的可能方向及其对产业发展的影响,加速对新兴颠覆性技术创新制高点的占领,尽可能降低技术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不确定性。

2.新时代社会主义新型工业化建设的必然要求

新中国成立后开启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逐步建成门类齐全的工业化体系,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高质量发展奠定深厚而强大的基础。一段时期内,我们师从苏联社会主义工业化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业化,处于“跟跑”状态,主要依靠引进国外技术、增加要素投入和投资驱动增长。近年我国新型工业化建设进展迅速,逐步达到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并跑”状态,但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急需向微笑曲线两端爬升,改变国际竞争格局,提升国际竞争力。习近平总书记对此始终保持高度警醒,极为重视创新尤其是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的巨大力量,敏锐观察到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与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形成历史交汇,为我国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提供了重要机遇。2015年10月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的是更加激烈的科技竞争,如果科技创新搞不上去,发展动力就不可能实现转换,我们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就会处于下风”,要求“必须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把人才作为支撑发展的第一资源,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同时,传统工业化带来的资源耗竭、环境破坏及国内和国际之间的不平等,也是推动新型工业化的内在动力。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国工业必须在涉及未来的重点科技领域超前部署、大胆探索,确立社会主义新型工业化在世界工业格局中的“领跑”地位,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教育部门响应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积极推进新工科建设,为社会主义引领型工业化发展提供科技支撑和人才支撑。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工科建设是我国新型工业化建设的“发动机”。

3.前沿引领型工程人才培养的必然要求

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竞争。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人才资源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第一资源的特征和作用更加明显,人才竞争已经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核心。谁能培养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谁就能在竞争中占据优势”。日新月异的新趋势要求传统工程教育必须以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为背景进行改革创新,既要主动设置与发展新兴工科专业,又要革新传统工程教育专业,“构建新兴工科和传统工科相结合的学科专业 ‘新结构’,探索实施工程教育人才培养的‘新模式’,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程教育‘新质量’,建立完善中国特色工程教育的‘新体系’,实现我国从工程教育大国走向工程教育强国”。因此,新工科建设是适应新工业革命发展、优化高等工程教育、进行人才资源争夺的必须之策。

三、习近平科技创新重要论述厘清了新工科建设的价值取向

新工科建设势在必行,已经成为高等教育界和产业界的共识。但是,对于新工科之“新”是存在争议的,新工科之“新”的价值取向的界定直接决定新工科建设的方向、路径和成效,是首先必须明确的核心问题。因为新工科建设既要为国际工程教育改革创新提供中国经验,又要为像中国这样的后进发展中国家依靠工业化走向现代化,从“跟跑”“并跑”到“领跑”工业化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为我们厘清了方向。新工科之“新”,首先要引领工业化的新潮流、新方向和新实践,具有创新性、预见性和超前性,因此必须具有创新取向;其次要在新型工业化建设中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规避早期工业化阶段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老路,因此必须具有自然取向;再次要明确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是新型工业化的根本目标,规避资本主义工业化过程中的劳资冲突,因此必须具有人民取向;最后要在新型工业化建设中实现国与国之间互利共赢,避免资本主义工业化体系中的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不公正地位,因此必须具有人类取向。

1. 创新取向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人才是创新活动中最为活跃、最为积极的因素。我国存在“人才结构性不足的突出矛盾,特别是在重大科研项目、重大工程、重点学科等领域领军人才严重不足”。习近平总书记对我国人才状况的准确分析为高等工程教育改革指出了创新人才培养的明确方向,“我国要在科技创新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必须在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在创新活动中培育人才、在创新事业中凝聚人才,必须大力培养造就规模宏大、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创新型科技人才”。创新是新工科建设的必备思维,在自主创新驱动的前沿领跑型工业化阶段,高等工程教育需要更多培养引领新兴工业发展方向的领军型人才,开拓新兴产业(工业)的创新型人才,以及能够预测未来工业发展方向的战略型人才。

. 自然取向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传统工业化道路在推动社会生产力高速发展的同时,对剩余价值的无限追求驱动资本无限度、无节制地开发利用自然,造成了资源的枯竭和巨大环境灾难。剧烈的气候变化和环境破坏带来的巨大灾害开始警醒世人,各国逐步认识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极端重要性,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产业等蓬勃兴起,预示着传统工业化向新型工业化道路转型发展的必然趋势。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湖州安吉考察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2013年5月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更加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绿色发展代表当今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是最具前途的发展领域。在由传统的人与自然紧张冲突的工业化道路向人与自然和谐一体发展的新型工业化转型过程中,新工科建设必须坚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理念,学科建设要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创造绿色低碳产业,专业人才培养要为绿色低碳发展提供人才支撑,以引领社会主义大国领跑型工业化的绿色低碳发展潮流。

. 人民取向

资本主义工业化道路的根本问题是劳资之间的对立与冲突,造成整个社会的极化——一极是财富的积累,一极是贫困的积累,并伴随着周期性经济危机。“劳动为富人生产了奇迹般的东西,但是为工人生产了赤贫。劳动生产了宫殿,但是给工人生产了棚舍。劳动生产了美,但是使工人变成畸形。劳动用机器代替了手工劳动,但是使一部分工人回到野蛮的劳动,并使另一部分工人变成机器。劳动生产了智慧,但是给工人生产了愚钝和痴呆”。劳动产品走向了劳动者的对立面,即出现异化。与资本主义工业化道路相反,我国探索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应突出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新时代我国推进大国领跑型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就是要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但是,新工业革命同样可能加剧不平等,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引用施布瓦的观点引证这种可能,第四次工业革命“会加剧不平等,特别是有可能扩大资本回报和劳动力回报的差距”。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指导发展,推进新型工业化。“坚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发展的目的是造福人民。要让发展更加平衡,让发展机会更加均等、发展成果人人共享,就要完善发展理念和模式,提升发展公平性、有效性、协同性。”因此,我国在以创新引领新工业革命潮流的同时,必须深刻认识到新工业革命的核心是人民中心。新工科建设必须关注工业化中的人,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都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紧紧围绕共享的社会主义本质要求而展开。

. 人类取向

资本主义的工业化不仅造成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劳资之间的不平等,而且造成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形成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心、广大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为外围的中心—外围的不平等世界体系。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一直在推动构建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习近平总书记在继承基础上创新,提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讲话倡议,“当今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休戚与共。我们要继承和弘扬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2018年5月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讲话要求,“深度参与全球科技治理,贡献中国智慧,着力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大力推动亚非拉广大第三世界的工业化进程,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亲自推动,这不仅有利于我国发展,更有力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发展,当前成效已惠及世界。新工科建设不仅要为我国推进新型工业化、发展新经济培养大批人才,还承载着为“一带一路”繁荣发展提供智力和人才支持的使命。这样的人才必须具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取向,否则无法实现其使命。新工科人才必须有能力从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发现新路,以解决当今人类面临的挑战。

四、习近平科技创新重要论述指明了新工科建设的路径选择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科技创新重要论述凝炼的新工科价值取向,确立了新工科建设的质的规定性,明确了社会主义大国领跑型工业化道路中新工科建设的原则,为新工科建设的具体实践路径提供了方向指引。

. 以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和新兴科技革命发展优化新工科结构布局

新工科建设既要建立并发展一批新兴工科,又要利用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成果改造传统工科,以更好服务大国领跑型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新建工科和改造传统工科的方向何在。2018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讲话指出:“工程科技是推进人类进步的发动机,是产业革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有力杠杆。广大工程科技工作者既要有工匠精神,又要有团结精神,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瞄准经济建设和事关国家安全的重大工程科技问题,紧贴新时代社会民生现实需求和军民融合需求,加快自主创新成果转化应用,在前瞻性、战略性领域打好主动仗”。这一论述对新工科布局提出了明确方向性要求,即服务国家重大战略、服务民生需求,解决经济建设和事关国家安全领域的“卡脖子”问题,重点聚焦“工业母机、高端芯片、基础软硬件、开发平台、基本算法、基础元器件、基础材料”。2014年到2018年三次“两院院士”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的广泛渗透带动作用,推动所有领域发生绿色、智能、泛在为特征的群体性科技革命。“总之,信息、生命、制造、能源、空间、海洋等的原创突破为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提供了更多创新源泉,学科之间、科学和技术之间、技术之间、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之间日益呈现交叉融合趋势。”这就是新工科建设的主战场、主阵地,一方面积极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学科建设,以学科建设带动专业建设,实现学科建设与专业建设的联动发展,培养卓越新兴工科人才;另一方面,积极利用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成果改造升级传统工科,推动新兴交叉融合学科建设,培养复合型卓越工程人才。

. 新兴科技革命交叉融合特性要求构建协同共享的新工科人才培养体系

2018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大学时指出,人才培养体系涉及学科体系、教学体系、教材体系、管理体系等,贯通其中的是思想政治工作体系。既然创新取向、自然取向、人民取向和人类取向构成新工科建设的质的规定性,那么,新工科专业人才培养过程中,培养目标和毕业要求就必须系统指向这些取向,并通过课程体系和具体课程内容实现之。

新工科重要特征表现为学科交叉融合,“学科交叉融合加速,新兴学科不断涌现,前沿领域不断延伸”。新兴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特征要求新工科人才培养必须注重学科知识的交叉,依托国家、省重点实验室、工程科技创新中心等平台建设多学科教育平台,以主辅修制、微专业、双学位、本硕博一体化培养等多种形式构筑学生跨学科知识结构与体系。

新工科人才培养体系必须是开放的,充分利用校内校外、国内国外两种资源,构建校校合作、校企合作、校所合作等多种形式的开放培养平台。“传统意义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开发和产业化的边界日趋模糊,科技创新链条更加灵巧,技术更新和成果转化更加快捷,产业更新换代不断加快。科技创新活动不断突破地域、组织、技术的界限,演化为创新体系的竞争。”新兴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特征决定了新工科建设必须开门办学,“要完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强化科学精神和创造性思维培养,加强科教融合、校企联合等模式”。通过产教融合模式,把实验室建在企业,把企业办在学校,师生直面产业发展的问题,构建问题为导向的探究式教育教学新模式,培养人才的同时帮助企业解决问题,提升企业竞争力。

. 以开放包容理念推进新工科建设交流互鉴

新兴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及其驱动的新经济席卷而来,德国提出“工业4.0”、美国提出“工业互联网战略”、法国提出“新工业法国”、日本提出“日本再兴战略”等,各国竞相回应。各国工程教育界积极行动,推动工程教育改革创新,以适应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的需求。2017年8月,麻省理工学院启动“新工程教育转型”计划,旨在重构其工程教育。推进新工科建设必须秉承开放包容理念,充分吸收世界各国先进理念和成功经验。“科学技术是世界性的、时代性的,发展科学技术必须具有全球视野。不拒众流,方为江海。自主创新是开放环境下的创新,绝不能关起门来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气、借八方之力。要深化国际科技交流合作,在更高起点上推进自主创新,主动布局和积极利用国际创新资源,努力构建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以新工科建设推进大国领跑型社会主义新型工业化建设,必须充分借鉴国际成功经验和先进成果,主动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

我们必须积极作为,推动中国工程教育“走出去”,将中国理念、中国标准转化为国际理念、国际标准,在惠及全球各国时,扩大工程教育国际影响力,扩大我国在世界高等工程教育的话语权和决策权。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惠及其他更多国家和人民,推动全球范围平衡发展”。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他们绝大多数属于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亟需发展,亟需工程技术人才。为此,新工科建设必须“走出去”,为 “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培养卓越工程科技人才,“把 ‘一带一路’建成创新之路,合作建设面向沿线国家的科技创新联盟和科技创新基地,为各国共同发展创造机遇和平台”。

(来源:《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21年第4期第1-7页  作者:周端明、沈燕培)